土山风情
2018-03-16 14:32:00
搜集整理:周金余

土山与泰州城东西相望,大伦镇东北4公理处,那时起处,东临南通市的曲塘镇,周山河是连结两地的玉带,周山河水到土山稍作停留沿东姜黄河进拼茶河入海,过去的东姜黄河(老龙河)从山下穿过逶迤南去。土山虽不见央载经传,确也名气不小。因为土山有两座庙(文庙、武庙),当时在姜曲海不多见,有农历一年中天下最早的庙会。土山(庙)与曲塘李庄(庙)中菩萨往来拜年,举行的庙会范围之广,规模之大在苏北领先,有树中之王银杏树中最老的老寿星,两株银杏树雌雄相对,山上山下,南北相对,长相厮守是全国唯一,列国树之本当之无愧,有由土而形成的山,山高12米,山四周形成地理环境也特殊,自古以来,大江南北,淮河上下,南来北往之商旅,流连往返于土山,敬香拜佛,看山,看水,看盛世,修身养性,领略人间风光,享受大自然的恩典。

相传,古时候,天上飞来一只硕大无比的凤凰,凤凰驮着一尊金光闪闪的菩萨面向东方落下来变成了一块高土地,名叫凤凰垛儿,占地五六十亩,最高的地方凤凰头上的冠子变成了一树公银杏树,凤凰项上的菩萨变成了庙,高土地象山,人们就叫它土山。土山不断增高长大是块真龙宝地。有个好事的麻二懂什么法术,用大锹上卦草鞋插在山上,一夜过来,鲜血四溢,从此土山不再长大。凤凰垛儿上,树木参天,遮天蔽日,鸟雀满天飞,狗、獾、狐、兔满地跑,更有许多美好的传说,什么狐狸精,大蛇精,天上仙女来银杏树下聚会,在银杏树上晾晒衣服,到池塘中洗澡……,山四周池塘纵多,什么东山池,中山池,西山池,左旗右鼓,鼓棒锣锤的池塘名称,北面山下有一株母银杏树,每年秋天果实累累,人们习惯地称这两株古老的银杏树为夫妻树。

土山历史上建过乡,包括山东、山西、南北二野,内含尤家庄,肖家庄(原李庄乡)、戚家庄、茆家垛、西尤家,怀抱雍家庄,水陆码头后港庄。北野庄的跑马道直至山下,地势是四面八方的人来土山是步步登高,名日拜山,水势是老龙河的两条龙(白米到土山是一条,蒋垛到土山是一条)龙头在土山,形成二龙抢珠之势,老龙河由此而得名,河龙口就是过去的水陆码头,不管是从南北哪方来土山的船只到土山都朝一上方向向山下行驶,名日拜山。土山的山,水形成成了独特地理环境,是何时何种力量形成的,无人知晓,古人真是独具匠心,难怪,古时候,土山就是人们旅游,休闲的好地方。

“土山正月逢十一,人山人海赶会集,下河敲冰浴跳神,碧霞宫里三霄谒。”白米诗人翟玉符的这首词概括了土山庙会的时间、盛况、内容、形式、范围、规模,词中的跳神就是除庙中供奉其它菩萨外,同时供奉蚂蚱神,蚂蚱即蝗虫,蝗虫会跳,老百姓称为“跳跳菩萨”,古时候,蝗虫为十八家反王之一,有时满天飞的蝗虫会遮天蔽日,落地吃光庄稼,老百姓无法对付,只好将它当菩萨供奉起来,以消除灾祸,碧霞宫是指原李庄乡政府所在地的庙,“三霄”为云霄,碧霄,琼霄。每年农历正月十一,破开河里的冰盖,八个农民抬起木雕的跳跳菩萨到河中洗澡,洗完后抬着菩萨到2公里外去拜碧霞宫供奉的菩萨的年,以讨好跳跳神,乞求消灾降福,四乡八邻的人们把一年的希望寄托在这一天,上一年就盘化好的南北之商旅早早地来到土山,那时候求菩萨是第一要务,走亲访友,买卖是其次,这一天土山庙会盛况空前,单是菩萨出行的队伍就绵延数里,依次是清道队(由马夫赤膊腮帮插杆子的人组成),仪仗执事队,菩萨保镖队,马灯,龙灯队,杂耍队,什么踩高跷的,舞马叉的,装扮成各路神仙的,后面是许过愿的各种烧香的人组成的队伍,什么肉香、拜香、挂香……。其间,还有人千方百计的去捋跳跳菩萨的胡子,说是摸到后能添子,添寿发大财,这一天,人们使出浑身解数,展示自己对菩萨的虔诚,哪怕精疲力竭,喉咙声哑也在所不惜,正月十一庙会,这个日期的确定,有的说某个皇帝钦定的,有的说是民间自发形成的,到底怎么说,谁也说不清,人们只要知道农历正月十一上土山赶庙会去。这种活动由老百姓推选十个头家统一安排,分工协作,上一年农历腊月二十四夜就开会安排好诸多事宜,庙会这一天真是人山人海,其中有上海、苏州、无锡、镇江、扬州乃至浙江等地的不少香客,难怪土山在大江南北都出名,像这样的庙会在抗日战争结束后还举行过一次,现在六七十岁的老人回忆起来便喜形于色,津津乐道。

鼎盛时期的土山,相当繁华,山下文庙数拾间,山上武庙前后三进,东西两厢,两庙僧众数拾,早晨课钟之声声闻数里。土山庄,后港庄街道整洁,店、堂、馆、铺连成一片,单当铺就有好几家,河汊里停泊着各种各样的船只,可见当时土山人口稠密,住户众多,每天清晨三三两两的老者手捧茶壶,脚踏青石路沿山径小道上山登高远望,边品茶,边吸新鲜空气,是多么的心旷神怡,白天,山上、庙内人来人往,进香拜佛,祈福禳实,香烟缭绕,鞭炮声“通通”作响,鸣钟击磬之声不绝于耳,街道上人头攒动,叫卖的,讨价还价的,抬轿的,骑马的,迎来送往的,玩杂耍的,高声吆喝的,来来往往,络驿不绝,茶馆内,洽谈事宜的,听书,谈国事的,进进出出,那时一派繁荣景象。

土山这一闻名大江南北,淮河上下的地方与国家民族的命运息息相关,也经历了多次兴衰,清朝末年,扬州府的张大人看中山上是个好地方,强行拆庙做坟莹,将庙搬下山,这里还有一个传说,拆庙时,山上的关帝菩萨44个人抬不动,张大人打了关帝菩萨两个巴掌,12个人就抬下山,有个叫周仓的菩萨不肯下山,不管多少人,就是抬不动,后来张大人命人用锛劈碎了。张大人做坟莹如愿以偿,而张大人一家包括佣人105人乘坐七条大船来土山回去时,几乎死光,是真是假,没有谁去考证。大概是民国初年,山下新建的西庙与山上原来武庙式样基本一样,前后三进,东西厢房,但好景不长,文化大革命砸毁了庙内大小菩萨,1977年,西庙被拆毁,东庙又称文庙由数拾间房屋组成,解放战争期间国民党的100军要在东庙附近的大地主曹玉山家设指挥部,被我地下党侦知,事先火烧大地主曹玉山的房舍阻止设指挥部,火烧时殃及东庙被一起烧掉,两棵古银杏树也饱经风霜,100军到土山来,驻军山上,锯掉银杏树的上大枝头以便瞭望,锯树,开挖战壕,抢占老百姓财物修建工事,和平军用汽油弹将公银杏树烧了个洞,至今还向人们哭诉着悲伤,日本鬼子来土山将母银杏树树根派生出的有盘篮大的两根“旗杆”锯走了。至今两棵“旗杆”的根还依稀可见,演样板戏那阵子借要做道具,锯掉两棵银杏树十几个大枝头,从此,再也见不到两棵石老银杏树婀娜多姿,郁郁葱葱的景象,然而树上的疤痕是历史的见证。

文化大革命毁了土山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,仅一河之隔原李庄乡的供销社,银行,粮管所,医院等单位搬走了,街道消失了,挖山取土,填池填沟,山上解放后政府建的20多米高的木亭拆掉了,山水形成的优美环境没有了,如今山只剩下两个土墩儿,然而两棵老寿星银杏树却还顽强地生长着,在默默地等待……

改革开放的春风,给土山带来一片生机,曾经带头组织互助组,成立高级社,人民公社为原型的而受到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嘉奖(奖状在姜堰市档案馆内)的土山人民继续听从党的话,发展生产,发展经济,现在土山周围大小厂有十几家,人们的生活奔向小康,更想建设美好的家乡,多少善男信女到土山寻觅烧香的地方,寻觅往日的风采,多少有识之士到土山来调查了解,多少热心人到土山来献计献策,土山人民竭诚欢迎四海宾朋来投资,来发展,土山人民坚信有党的领导,土山这颗镶嵌在泰州东乡的宝珠将会更加绚丽多彩。

    应用平台
    热点文章